「抄襲」還是「致敬」

「抄襲」還是「致敬」是一個在各個領域都會遇到的問題。抄襲的英文是plagiarism,致敬的英文是homage。放到實際的操作上來說其實兩者是一樣的概念:就是把別人做過的東西拿過來重做一次。抄襲不代表完全一模一樣;致敬也不僅是只有一點點像而已。每一個不同的領域對於抄襲和致敬的界線和接受度都不同。如果你去Google搜索「致敬」和「抄襲」這兩個關鍵詞,你會發現最多人討論的是電影裡的的致敬和抄襲。這不是我今天要討論的重點,我今天要討論在三個不同領域裡面對於致敬和抄襲的分界和判斷。

學術界的引用和抄襲

首先我們來談談學術界。抄襲是學術界的大禁忌。相信大家應該都聽說過某某大學校長因為被人發現以前發表的論文有抄襲的嫌疑而被除職的新聞。這種新聞一陣子就會出現一次,我想大家一定都覺得很奇怪。既然學術界大家都知道抄襲不可為,為什麼還有這麼多的學者會屢次的挑戰這個禁忌呢?這就要講到學術界的一個常見也常被誤解的觀念「引用文獻」。

根據學術界的共識,當你用了一個不是你自己發明的概念的時候,你一定要清楚的標明出來這個概念的出處,這就是所謂的「引用文獻」,英文叫做crediting sources。我相信任何讀過大學寫過研究報告的人都知道學術研究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一步一步的向前邁進。沒有任何一個做學術研究的人可以完全靠著自己而不靠著前人的研究做出任何的成果。既然所有的研究都是建立在前人打下的基礎上,我們很自然的要把別人的功勞歸給別人,我想這一點不會有人有所質疑。問題出在引用多少的文獻是可以接受的?

舉例來說,有的學生在寫研究報告的時候會去網路上搜索是不是有人寫過類似題目的報告,通常都會找到至少好幾篇類似的報告。然後,這些略有小聰明的學生就會把這些網路上找來的報告剪貼剪貼然後重新拼湊成他們的報告。為了表示他們有遵守引用文獻的規定,這些學生還會正確的引用這些網路上蒐集來報告。如果你對引用文獻的認知是只要正確的提供文獻的來源和出處就可以了,那他們的確是做到了,但是這樣就夠了嗎?難道提供正確的引用文獻就不算抄襲了嗎?

答案是「錯」!

引用文獻是應該的,但是如果你過度的引用同一份文獻,那就成為抄襲。至於多少算是過度的引用在學術界並沒有一定的共識。重點是你在引用文獻的時候要小心,不要以為你只要提供了正確的文獻來源就沒有抄襲的問題。

鋼琴的設計和抄襲

第二個我要討論的領域是鋼琴。鋼琴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樂器,而當今世界上至少有上百家製造鋼琴的公司。對於一個不懂鋼琴設計的人來說,每一台鋼琴看起來都是一樣:不管什麼牌子的鋼琴都有88個琴鍵,而且每一台鋼琴的琴鍵都是一模一樣。打開鋼琴的上蓋就會看到一個鐵的骨架,上面有很多不同長短的琴弦,另外還有擊槌…等等。基本上每一台鋼琴都有類似的零件,差只差在骨架的設計、每一條琴弦的長短和擊槌接觸的地方、以及其他很多細微一般人注意不到的地方。縱然如此,其實鋼琴的設計一直一來都是天下一大抄,大家抄來抄去,真正的差異其實很小。舉例來說,當初Yamaha開始製造三角鋼琴的時候就是把Steinway & Sons的設計抄來做小幅度的修改。這裡要再次提到Steinway這個家族對鋼琴界的貢獻。真的,今天世界上所有的鋼琴多多少少都有史坦威鋼琴的設計理念和影子在其中。甚至有的鋼琴公司大辣辣的在他們的官網上宣稱他們的鋼琴是完全仿製史坦威的(Brodmann PE-187就是複製的Steinway & Sons Model A,只是Brodmann比Steinway便宜很多)。這種事如果發生在學術界,這家複製鋼琴的公司早就被鞭笞至死了,但是在鋼琴製造業大家似乎早已見怪不怪。

手錶的致敬和假錶

最後來談談手錶。如果你對手錶稍有研究就會發現市面上的手錶很多都長的很像,甚至一模一樣。舉例來說,這篇文章開頭的那張照片中間的手錶是Rolex Submariner,旁邊兩支則是別的公司生產的。Rolex Submariner是勞力士在1953年推出的手錶。1962年美國好萊塢推出了一部名為Dr. No的電影,電影的男主角由一位出道好一陣子但是不太紅的年輕英國演員飾演一位英俊瀟灑又風流惆悵的英國情報員,而他的配錶正是這支Rolex Submariner。當然,我想大家都知道這位演員的名字叫做史恩康納萊 Sean Connery而他飾演的角色正是史上最出名的電影情報員007 詹姆士·龐德 James Bond。Rolex Submariner想當然一夜之間成為全世界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手錶,剩下的歷史我想就不用說了。

Rolex Submariner作為007的配錶和上層社會的一個表徵,它的售價可不是一般人買的起的。一支新的Rolex Submariner至少要美金$7,000(約合台幣20萬),美國和歐洲的有錢人不像台灣中國這麼多,因此就有很多公司生產了長的像Rolex Submariner的手錶來向勞力士「致敬」。其實所謂的致敬就是抄襲,長的一模一樣,一看就知道是從哪裡抄過來的。但是在手錶界,只要你不要連品牌名稱都抄襲,其他的你要怎麼抄基本上是沒有人管你的。如果你把品牌名稱也一起抄了,那就成了假錶,是會被警察抓的。只要你不要在你生產的手錶上放上Rolex的名字和商標,你要怎麼樣都可以。於是,市場上便充斥著各種向Rolex Submariner或是其他有名的手錶致敬的產品。

總之,抄襲和致敬的界線在各個領域是不同的,而各個領域對於抄襲的接受度也是不同的。

現在有的錶和想要收集的錶 (2017 Update)

四年前我寫了一篇想要收集的錶。過了這些年我對收集手錶的看法有了一些改變。當年我買的錶有一些已經送人或是出售,當然我也新添了一些手錶。因此我決定來更新一下現在有的錶和想要收集的錶。首先是我現在有的錶:

  • Invicta 8926OB (最常戴的錶之一,Seiko的機蕊,便宜耐超,壞了不心疼。我個人對於潛水錶沒有特別的愛好,但是潛水錶泛用性很高。不管是穿西裝還是牛仔褲戴上潛水錶都不會太突兀。當然,如果我要穿西裝出席很正式的場合我還是會選擇別的手錶戴。)
  • Seiko SNZG13 (這支和Invicta 8926OB是我最常戴的兩支錶,原因是好看、耐超又便宜,因此就算壞了或是碰撞到也不會太心疼。我喜歡這支錶更勝Invicta 8926OB,特別是在換了手錶鏡面之後,這是我最喜歡的手錶之一。)
  • Hamilton Khaki Aviation Pilot Day Date Auto H64615135 (這是我的第一支瑞士錶也是我目前最愛的手錶。我個人對於這種設計(有人稱為軍事錶、野戰錶、航空錶、或是鐵路錶)的手錶有偏好。這支錶我偶爾拿出來戴一下,因為怕碰撞到會心疼。)
  • Orient Sun and Moon Watch FET0T002S0 (我第一次看到這支錶就愛上它,因為它的設計很精緻又不會太複雜。當時這支錶市面上沒有貨,因此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個賣家。但是我最近有考慮要把它賣了,原因是它是一支配正式西服的dress watch,但是它的厚度有點太厚,沒有辦法輕易的塞到襯衫的袖子裡面,因此我不知道該在什麼場合配戴它。)
  • Sea-Gull Classic Automatic Power Reserve 819.381 (我對於羅馬字母的手錶有一種特別的愛好。海鷗錶的機蕊其實很不錯,它走起來比中低階的Seiko還要順。但是說實話,這支錶實物並沒有照片好看。我有考慮要賣掉它,但是它是我唯一的一支海鷗錶,因此為了收藏的價值我應該會暫時留著它。)
  • Orient Mako Blue FEM65002DW (第一代的Orient Mako,目前已經停產。這支錶是我從2014-2016兩年間的每天配戴錶,因此外表看起來已經有些傷痕、而且每天的秒差越來越多,有時候一天可以差到1-2分鐘。雖然如此,我還是很喜歡這支錶,特別是它的藍色錶面非常的好看。)
  • Rodina Automatic Watch (我很喜歡德國Nomos的手錶設計,這種稱為Bauhaus學派的設計風格對於近代的藝術有很大的影響。但是Nomos的價錢超出我所能負擔的價位,所以買了一支雜牌的手錶來止渴一下。Rodina不是一個真的手錶品牌,但是它裡面裝的是海鷗的機蕊。這支錶很輕薄,是我目前的dress watch。)
  • Seiko 5 SNK803 (一支便宜的精工五號錶,是我喜歡的軍事野戰錶設計。我不是很喜歡布面的錶帶,因此我把錶帶換了。這支是我週末最常戴的手錶。)
  • Seiko 5 SNKL09 (這是我買的第一支機械錶,當時對機械錶一竅不通,所以就隨便選了一支。我戴了一陣子之後把它送給我弟,但是他對手錶完全沒有興趣,所以我又把這支手錶拿回來。原廠附的不銹鋼錶鍊品質非常的差,所以我就把它換了皮錶帶。如果要重來一次,我不會選這支而會選Seiko SNKL41。)
  • Fossil Arkitekt FS-2903 Quartz (我跟我老婆開始交往之後她送給我的第一個生日禮物,因此意義非凡。當年我對手錶還沒有什麼興趣,後來開始研究手錶之後我就很少戴石英錶,現在我很少戴這支錶了。)
  • Casio Men’s SGW200-1V (卡西歐的電子錶,購於2012,是我運動、游泳、和烤肉(因為要計時)的時候戴的錶。這支錶的問題的是它的錶帶質料太硬,因此容易從扣環裡掉出來,因為這個原因我才會買下面那支卡西歐的電子錶。)
  • Casio Men’s SGW100-1V (最近剛買的手錶,準備要替代上面那支錶帶太硬的電子錶。)
  • Timex Expedition (在Wal-Mart買的一支很便宜的石英錶,機蕊非常的吵,不知道我為什麼到現在還留著它。)

以下是2013年的list以及2017年的更新:

My current wish list:

手錶背蓋打不開怎麼辦?

手錶的背蓋大概可以分成三種。第一種是卡上去的(見圖一)。這種背蓋通常在邊緣上會有一個凹下去的小缺口(有時候很小不是很容易找,可能需要用到放大鏡),要把它打開只要用一支小的扁平螺絲起子從凹下去的地方把它撬開就可以了。這種錶蓋一般出現在比較中低價格的手錶。

圖一

第二種背蓋是用旋上去的(見圖二)。這種錶背蓋的邊緣有幾個凹槽,打開的方法是用一種特殊的錶蓋開啟工具卡在凹槽上然後把它往逆時鐘方向旋開。這是最常見的一種背蓋形式,從最便宜到最貴的手錶都可以見到這樣的錶背蓋。

圖二

第三種背蓋是用螺絲鎖上去的(見圖三)。這種背蓋只出現在某些特定品牌的電子錶,其他的錶很少用這種背蓋的設計。要拆這種背蓋只要把那幾顆螺絲拆下來就可以了,你唯一需要的是小支的螺絲起子。

圖三

文章開頭的這支手錶是我爺爺的Seiko 7006-8080R。去年回台灣的時候在我家某個堆積了很多東西的抽屜裡找到這支手錶。我很有印象我小時候看過我爺爺戴著這支手錶。我們家除了我沒有其他人對手錶有興趣,所以我就把它帶回來美國想說要把它打開清理一下。從照片中你應該可以看得出來它有進水的痕跡。結果我用我的錶蓋開啟工具怎麼樣也打不開。我試了各種的方法、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打不開就是打不開。最後我只好上網求助,沒想到竟然有神人說可以用三秒膠把一個螺絲帽黏在背蓋上,等它黏緊了,用板手一轉就可以開了。等到轉開之後再把背蓋連同黏在上面的螺絲帽一起浸泡到Acetone裡面,一段時間之後乾掉的三秒膠就會溶解了。這真的可能嗎?請看:

DIY更換手錶鏡面

寫了好一陣子的鋼琴,決定來寫寫手錶。

手錶的鏡面一般來說有三種材質:塑膠、玻璃(含強化玻璃)、和藍寶石。塑膠鏡面一般只用在電子錶或是兒童錶。目前市面上的石英錶或是自動錶已經很少能看到塑膠鏡面了。塑膠鏡面的好處是便宜、不會破,但是缺點是容易磨損。另外一個塑膠鏡面的缺點是它用久了之後會變黃,因此透光率會變低。

玻璃鏡面的價格在塑膠跟藍寶石之間,特性也界在這兩種鏡面材質之間。目前大部分有規模的錶廠用的玻璃鏡面都是經過特殊處理的強化玻璃,因此硬度比一般的玻璃還要高一些(精工專利的強化玻璃Hardlex硬度可以到達7級,相比一般的玻璃只有五級)。強化玻璃一般來說你只要不要故意去刮它應該是很少會刮傷的。當然,由於它的硬度不及藍寶石,因此是比藍寶石容易刮傷。還有,強化玻璃跟藍寶石一樣都是會破的。藍寶石(sapphire)的硬度高達摩式(Mohs scale)9級,僅次於鑽石,因此藍寶石不容易有刮痕(如果你手賤拿你的手錶去刮牆壁或是水泥地還是會刮傷的,建議您不要輕易嘗試)。但是藍寶石跟玻璃一樣是會破的。很多人有一種錯誤的觀念以為越硬的鏡面越不會破,其實正好相反。越硬的鏡面越不容易刮傷,但是摔到地上還是一樣會破的。

除了鏡面的材質,鏡面的表面形狀也有不同。一般來說表面形狀分三種:平面、單弧面、以及雙弧面。平面很好理解,就是上下兩面都是平的。單弧面通常指的是上表面是弧面而下表面是平面。雙弧面則是上下都是弧面。基本上平面或是弧面對於鏡面的功能沒有太大的影響,純粹只是視覺美感上的不同而已。

去年我買了一支精工的野戰錶(field watch)或稱軍事錶(military watch) – Seiko SNZG13 (SNZG13是不銹鋼錶帶,另外還有帆布錶帶的SNZG15)。我很喜歡野戰錶的設計,這種設計源自於一次世界大戰時期軍方配給軍官的手錶。既然是給軍人戴的手錶,它必定要堅固耐用,同時它的指針和數字必須要清晰易讀。畢竟打仗的時候分秒必爭,沒有人有時間慢慢的琢磨現在是幾點幾分。另外還有一點就是他的錶面通常是黑色或是深的咖啡色或是綠色。深色錶面的原因是避免手錶反光造成自己的身份位置曝光(別忘了當初是只有軍官才有手錶戴的)。野戰錶最有名的就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美國陸軍的標準配錶A-11以及後續的A-17。後來野戰錶成為一種手錶設計的風格,因此不再是只有軍人才戴野戰錶。

Seiko SNZG13的設計非常符合野戰錶的風格–大指針、大數字、黑色的錶面、錶殼設計簡單,機蕊是堅固耐用Seiko 7S36(基本上就是大一號的7S26)。這支錶唯一讓我不甚滿意的地方就是它的鏡面。SNZG13的鏡面是平面的強化玻璃。我對於強化玻璃沒有什麼意見,但是我覺得這支錶配上平面的鏡面看起來就像少了些什麼。於是我上網研究之後決定自己把鏡面換成藍寶石的單弧面鏡面。

換手錶鏡面的方法網路上有很多教學,只要有適當的工具並不是非常的困難。這些工具也不是非常的貴,因此我就在Amazon上買了壓錶器錶蓋開啟工具組。其他的基本工具像是氣吹、鑷子、手套這些我本來就有了。

手錶的鏡面在網路上有好些地方可以買到,但是大部分的商家都要你自己量大小和厚度。量大小我是可以,但是厚度我實在不知道該買多厚的鏡面。後來找到一家網路商店列出各個鏡面可以適用的精工錶型號,因此我便在Crystaltimes買了藍寶石的單弧面鏡面(型號CT078)。你可以選擇要不要抗反光鍍膜,我選擇的是有藍色抗反光鍍膜藍寶石鏡面。結帳之後大約一個多星期我便收到從香港寄來的鏡面。

更換的過程如下:首先用錶蓋開啟工具組打開背蓋。接下來取下錶冠,錶冠取下的方法要看機蕊的設計。如果你不是很確定要怎麼取下錶冠,你可以到Youtube輸入你的機蕊型號然後加上remove stem。取下錶冠之後輕輕的拍打鏡面就可以將機蕊取出。機蕊取出之後用壓錶器把原本的鏡面取下,取下之後記得把套在鏡面外圍的密封圈取下然後放回錶殼內側。之後把錶殼內外的灰塵指印清理乾淨,將新的鏡面平整的放在錶殼上,然後用壓錶器慢慢的把鏡面壓回去。記得要慢慢的壓,一邊壓一邊調整方向和力道。鏡面壓回去之後再次確定錶殼內沒有任何的灰塵和異物,然後將機蕊小心的對齊放回去、把錶冠裝回、然後用錶蓋開啟工具組蓋上背蓋。登登!大功告成!

從手錶看人生

Watch History一年多以前我開始對於手錶發生興趣,於是我花了很多時間在網路上,特別是在Watchuweek的論壇閱讀了很多關於手錶的文章和討論。在閱讀了這麼多文章跟討論之後我發現手錶廠在市場上的定位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今天我就要從手錶廠的定位來看人生。

近代的鐘錶製造是從十六世紀中期在瑞士開始的。當時由於宗教改革家Jean Calvin(加爾文)在日內瓦頒佈了法律禁止人們穿戴珠寶,因此日內瓦的珠寶設計師只好轉行去做一個新興的行業:製造手錶。到十七世紀的時候,手錶設計師已經成為日內瓦的一個熱門行業。到了十八世紀,手錶成為瑞士最重要的出口產品之一。儘管當時瑞士的製錶業非常的發達,在十九世紀末以前手錶一直都是有錢的達官貴族才買得起的奢侈品。手錶不普及的原因除了因為價錢高,一般人買不起,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當時的社會並不需要很精確的計時。活在現代的我們也許很難想像一個沒有鐘錶(也沒有手機)的社會要怎麼運作,但是對十九世紀以前的人來說,太陽就是他們最好的計時工具。當時的人不會因為你約好了要做買賣結果遲到10分鐘而跟你大發雷霆。時間對當時的人來說,差不多就好。

Railway Clock十九世紀的一項發明卻改變了一般老百姓對於時間的看法,這項發明就是蒸汽火車頭與鐵路。鐵路並不是十九世紀才被發明的,但是在十九世紀所發明的蒸汽火車頭使鐵路成為了美洲和歐洲大陸的主要交通工具。鐵路的普及帶來了很多社會和經濟的改革,其中的一項便是對於時間精確度的要求大幅的提升。鐵路的運作依賴的是火車準時的到站和離站。在沒有鐵路的年代遲到10分鐘甚至30分鐘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如果你要搭火車卻遲到30分鐘,那下一班車說不定要好幾天甚至好幾個禮拜之後才會來。鐵路的普及造成人們對於鐘錶的需求大幅上升,我想這應該是十六世紀的手錶設計師所料未及的。

之後我們快轉到二十一世紀初的今天。在過去15年由於手機的普及造成人們對於手錶的依賴大幅下降。在手機普及之前,手錶(或是懷錶)是唯一可以隨身攜帶用以確定時間的工具。20年前的社會不帶手錶的人是少數,今天由於手機已經可以取代手錶對時的功能,不帶手錶的人越來越多。於是乎,手錶從十七世紀的身分地位象徵演進到二十世紀的基本生活所需,到了二十一世紀初手錶又再度成為一種首飾和身分地位的象徵。

為什麼上面要說那麼多呢?因為要知道手錶的歷史才能夠理解手錶到底在今天的人類社會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還有手錶廠如何看待自己的定位。我把今天世界上的手錶廠分成四類:1.象徵身分地位的錶廠、2.為了滿足人們虛榮心的山寨錶廠、3.不想當山寨卻又想要成為象徵身分地位的錶廠、4.做自己的錶廠。

1.象徵身分地位的錶廠

Patek Philippe這一類型的錶廠以瑞士錶廠為主加上一些其他的歐洲錶廠。他們的共通特色就是價錢昂貴,但是在人們的心目中他們代表的是身分和地位。這類型的錶廠最為人知的大概就屬Rolex(勞力士)了,其他的這類型錶廠還有Omega, Patek Philippe, IWC, Breitling, Longines…等等。由於這個類型的錶象徵的是身分和地位,因此廣受政商名流和影視明星的喜愛。舉例來說,電影007的龐德最常配戴的手錶就是Rolex和Omega。法國前總統Nicolas Sarkozy在模特兒妻子Carla Bruni的要求下捨棄了他原本常戴的Rolex而改戴Patek Philippe。Breitling最有名的代言人大概就是又會演戲又會開噴射客機的John Travolta。

為什麼這個類型的錶這麼貴呢?難道它們比其他廠牌的錶要準確很多嗎?準確度不應該是衡量一支手錶的終極標準嗎?可惜的是答案並沒有那麼的簡單。象徵身分地位的錶不一定比其他便宜的錶來得準確,甚至很多時候反而更不準。況且,過去二十年瑞士生產錶的心臟-機芯的公司被大量的併購和整合,如今大部分的瑞士名錶裡面裝的機蕊其實都是一家叫做ETA的公司製造的。除了極少數(兩隻手數的完)的瑞士錶廠還在自己設計和製造機蕊,其他的所謂名錶裡面的心臟不是現成的就是稍作修改的ETA或是Sellita機蕊。ETA的機蕊很貴嗎?在網路上稍微搜尋一下就會發現其實ETA的機蕊就算單買最貴的也不過美金$600左右,最常見的ETA機蕊則是美金$200左右。這是單買的價錢,錶廠大量購買價錢一定更低。

既然大家的裡子都是不到一千元美金的ETA機蕊,為什麼所謂的瑞士名錶可以一支賣到美金一萬甚至十萬呢?這個問題的答案見仁見智,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瑞士錶廠中的確有一些是經過多年的努力建立起好的聲譽,因此人們願意用更高的價錢來買他們的錶。瑞士錶廠中也有一些只因為打著「瑞士錶」的名號就順理成章的把錶賣得很貴。那些買瑞士錶的人也可以被分成兩類。第一類是那些靠著自己多年的努力終於有能力買到一支瑞士名錶的人;第二類則是那些含著金湯匙出生,不需要努力就可以買到昂貴瑞士名錶的人。這兩種人,就像那些所謂的瑞士名錶,光從外表看是沒有辦法分辨誰是自己努力、誰是祖宗庇佑的,惟有經過長時間的相處或是經歷挫折磨難(錶壞了)的時候你才能真正的看得出誰的好名聲是應得的。

2.為了滿足人們虛榮心的山寨錶廠

Real vs Fake Omega Seamaster所謂的山寨錶就是假錶,也就是外表打著瑞士名錶的廠牌但是其實是仿造的。假錶的賣價往往不到真錶的十分之一,有的時候甚至不到百分之一。你可別以為假錶都是粗枝濫造的,中國大陸所製造的假錶不只在外表上幾可亂真,有些假錶甚至機蕊都用上跟真錶一樣的ETA機蕊。既然假錶跟真裱裝的是一樣的心臟,外觀看起來又一模一樣,那假錶到底假在那裡呢?假錶假在沒有那些昂貴的瑞士錶廠所提供的售後服務。但是既然假錶這麼便宜,何必要售後服務呢?錶壞了再買一支不就好了嗎?

看到這裡各位看倌可能以為我贊成人們買假錶,其實不是的。我認為錶是一種藝術品。假錶也許走的跟真錶一樣好,但是假錶代表的是一種設計上的瞟竊,並且盜用別的公司的名聲來從事不法的謀利行為。我認為製造假錶是不對的,但是假錶市場的存在證明了一件事情就是大部分昂貴的瑞士錶就材料上來說是不值那個價錢的。而那些買假錶的人之所以買假錶為的是希望藉由真錶所代表的身分地位來提昇自己在別人眼中的地位和聲望。戴假錶的人其實本身就是一支假錶–他們沒有真錶的實力來正大光明的贏得別人的尊重(不管這種尊重是努力得來的還是祖宗庇佑的),因此他們就用虛張聲勢和晃人眼目的旁門左道來尋求真錶在人們面前所得到的欽羨和光彩。會被別人戳破嗎?不一定,因為只有極少數真正懂門路的行家和高手看得出假錶與真錶的分別。但是在假錶的心中他永遠知道自己只是一支假錶。

3.不想當山寨卻又想要成為象徵身分地位的錶廠

Stuhrling Original IMPERIUM TOURBILLON這一類的錶廠的定位很尷尬,它們不齒做假錶,但是他們又沒有本事或是不想付上代價成為象徵身分地位的錶廠,因此他們決定用一些造勢的手段來達到成名的目的。第一種最常見的造勢手段就是把手錶的定價(MSRP)訂得非常的高,但是實際售價卻很低,有的時候甚至不到定價的十分之一。舉例來說,Invicta Men’s 0361 Reserve Collection Venom Chronograph Black Polyurethane Watch的原定價是美金$2,495,但是在Amazon上只要不到美金三百元就可以買到。這些錶廠之這麼做是因為這是一種很有效的行銷策略–不懂錶的人常常會把價格(price)視為等同於價值(value)。這些占消費者中大多數的人認為越貴的錶就代表品質越好,或是越有身分地位的象徵,因此當他們看到一支錶的旁邊寫著定價美金三千 的時候他們自然而然的會認為這一定是一支非常名貴的錶。實際上這支錶真正的售價還不到定價的十分之一。

第二種常見的造勢手段是給自己取一個很像瑞士名錶的品牌名稱,把錶的外殼做的漂漂亮亮,但是錶殼裡面裝的機蕊卻是低水準的次等貨。這一類的錶廠以Stuhrling Original為最有名的代表。Stuhrling Original號稱是一家瑞士錶廠,他們的錶殼設計有一些也真的很不錯(雖然也有很多是抄襲別家錶廠的),但是Stuhrling Original除了老闆本人跟瑞士有點關係外,他們的錶跟瑞士一點關係都沒有。Stuhrling Original的錶從機蕊、機殼、到組裝完全都是在中國大陸製造的,只有最後出廠前的微調是在香港進行。Stuhrling Original有的時候號稱他們的錶是在香港製造,畢竟Made in China在錶的世界裡是很被人瞧不起的,其實香港只是他們最後出貨的地點而已。這讓我想起以前台灣的政治人物常在他們的履歷上寫著「哈佛大學進修」或是「史丹佛大學進修」。其實,他們所謂的進修不過是在哈佛大學或是史丹佛大學讀過一、兩個學期的語言學校罷了。這種政治人物遇到真正懂得內幕的人可能一下子就被揭穿了,但是對於大部分不求甚解的選民來說,這種膨風的學歷有的時候還蠻有效的。

Rolex Submariner Invicta 8926這一類型的錶廠中還有一些很令人困惑的,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前面提過的Invicta。Invicta是一家號稱具有瑞士血統的美國錶廠。Invicta不像Stuhrling Original一樣打著瑞士錶的名號但是內裡裝的卻是毫不值錢二等機蕊,Invicta的手錶所用的機蕊大部分不是瑞士製造的就是日本製造的。對於真正識貨的手錶收藏家來說,Invicta的裡子其實是很不錯的。但是Invicta很喜歡在手錶的外型設計上「拷貝」其他非常非常有名的瑞士經典名錶。舉例來說,Invicta 8926ob Pro Diver Collection Coin-Edge Automatic Watch這支錶乍看之下跟Rolex Submariner長得實在太像了,像到連時針的設計都一模一樣。當然,你不能說Invicta 8926ob是假錶因為它是打著Invicta而不是Rolex的品牌,而且細節上Invicta 8926ob和Rolex Submariner還是有很多不同。Invicta 8926ob裡面裝的機蕊是日本Seiko(精工)子公司所生產的NH35A,這是一個廣受收藏家好評的機蕊,因此收集Invicta 8926ob的收藏家其實不少,但是對於Invicta的拷貝行為不爽的人也為數不少(特別是那些擁有Rolex Submariner的人)。我覺得Invicta就像一個有實力卻極度缺乏自信的人–他雖然有能力可以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但是因為缺乏自信,不敢承受失敗的風險,因此他寧願重複別人走過的路。結果是他什麼事情都做的不差,但是他永遠無法從別人的光環下找到自己的特色和掌聲。結果錢是賺到了,名垂青史卻是不可能。

4.做自己的錶廠

Seiko Orange Monster世界上除了瑞士錶之外最有名的錶廠大概就屬日本的三大錶廠:Citizen(星辰)、Seiko(精工)、和Orient(東方)。日本的製錶歷史沒有瑞士那麼長久,但是日本的錶廠經過一百年的發展和成長也已經走出自己的一條路。日本錶廠的特色是他們不浮報定價(MSRP),他們也不為了成名而仿造暢銷的瑞士名錶。相反的,日本錶廠專心的研發新的製錶技術像是Citizen的Eco-Drive和Casio的G-Shock。他們也不吝於生產價格大眾化的高品質手錶。我想大部分的手錶收藏家都同意以性價比來說,日本錶廠的錶是絕對是最超值的產品。雖然日本錶廠不像瑞士錶廠一樣代表著身分地位的象徵(很少有人會羨慕別人手上戴著的日本錶),但是日本錶廠就像是腳踏實地的中產階級–雖然外表沒有閃耀的光芒,但是內裡卻是勤奮耕耘、堅毅不拔。當然,日本的三大錶廠不是唯一做自己的錶廠,還有一些歐洲錶廠和美國錶廠像是Christopher Ward, Timex, 和電子錶大廠Casio也算是此類的錶廠。

以上是我個人的觀察。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錶廠不在我的分類之內。舉例來說,很多的服飾品牌也有製造手錶,也就是所謂的fashion watch,像是FossilCalvin KleinMichael KorsKenneth Cole。很多手錶收藏家對於這些所謂的fashion watch很不屑一顧,但是我個人的看法是fashion watch中其實有一些不錯的錶。舉例來說,Calvin Klein跟Omega一樣都是屬於Swatch集團的品牌,他們用的機蕊也都是瑞士製造的ETA機蕊。Fossil和Michael Kors的石英錶機蕊大都來自Citizen集團旗下的Miyota。說來說去,手錶這種看似平凡的東西,有的時候卻可以從它上面看出帶手錶者的性格和人生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