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灣的一些感想

我不常回台灣。出國19年,我平均兩到三年才回台灣一次。這次回台灣主要是為了慶祝我爸爸七十歲的生日也同時陪陪還在接受化療的媽媽。因為不常回台灣,所以每次回台灣總有些不同的觀察和想法。這次回台灣最大的感觸是我離台灣好像真的遠了。以前每次回台灣都會有一長串要買回美國的東西,但是這次回台灣我基本上完全沒有想要買任何的東西。以前回台灣我會買衣服、褲子、襪子等等,因為亞洲人的體型在美國買衣服不是很方便,常常都要改,而且美國改衣服非常的貴。但是出國這麼多年後,我也慢慢的找出在美國適合我的衣服品牌,這次回台灣我也不覺得需要再買衣服。再者,以前覺得台灣的衣服很便宜,這次回台灣卻覺得台灣的衣服也沒有比美國便宜到哪裡去,但是台灣改衣服還是比美國便宜很多。

台灣有很多地方還是跟我記憶中的一樣,但是也有很多地方變了。不變的是一樣的熱、又很潮濕。夏天的台北真像是一個超大的電鍋–又悶又熱。台灣還是一樣到處都是蚊子,雖然有人跟我說台灣的蚊子這幾年少了很多,但是跟美國比起來還是多。台北的公共交通系統真是世界一級的方便,我想這是台北這個城市最令人驕傲的一點。最後,台灣的餐廳真是多到令人無法想像的地步。我認識的很多住在台北的朋友家裡都已經不開伙了,反正出去吃又便宜又方便,何必自己煮呢?

台灣讓我覺得不同的地方也是從吃開始。我以前不覺得台灣人吃得太多太好,這次回台灣卻有深刻的感受。由於台灣人大多外食,因此每一餐都是「精緻」的食物。我所謂的精緻指的是經過仔細烹調過的食物。相比之下,美國人真的吃得很簡單。我的美國朋友中吃素的比例非常的高,就算不是吃素的也常常看到他們的午餐僅是生菜和水果。真的,很多美國人吃水果當一餐,台灣人似乎沒有吃澱粉類的主食就不能算是正餐。

然後是喝飲料的習慣。我這次回台灣對於台北市便利商店的密集度感到非常的驚訝–走在台北市的路上每幾十公尺就有一家便利商店,更令人驚訝的是便利商店似乎永遠都生意很好。大概也是因為便利商店的普及,台灣人喝飲料的比率真是很高,喝水的反而很少。在美國到處都有飲水機,因此我們家出門都是自己帶水壺然後在飲水機裝水。美國人也喝飲料,但是只有吃飯的時候喝,台灣人似乎無時無刻手上都有一杯或是一瓶飲料。台灣的飲水機很少,加上大家都是喝飲料,因此我們只好去便利商店買水喝。這一點是台灣讓我們覺得比較不方便的一點。

最後一點是關於台灣人教養小孩的方法。這次回台灣我們有比較多的機會跟親戚和朋友討論到小孩教養的問題。我覺得台灣的小孩實在太忙,而且家長給小孩安排的活動太過功利導向。怎麼說呢?我發現台灣的小學生除了上學還有各種目標導向的才藝班,甚至有小學生就開始補習數學、作文、英文…等等,目的無非是希望以後可以上好的中學然後考上頂尖的大學。當我們跟台灣的朋友提到我們家小孩每個禮拜都去我們鎮上的圖書館借好幾十本的課外讀物,然後一個禮拜就全部讀完又要回去圖書館借書,台灣人都不能理解我們家小孩哪來的美國時間讀那麼多課外讀物。沒錯,我們家的小孩也打棒球、練鋼琴、學體操、學跳舞、學中文,加上我們每個禮拜天整天都有教會的活動,但是我們家的小孩還是有很多的時間沒事做,所以只好去圖書館借書給他們讀。也許是我們真的太多美國時間,或者是台灣的小孩真的太忙。最後,我真的很不能接受台灣人/中國人那種萬般皆下品,唯有成績好的想法。似乎台灣人的父母為孩子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孩子有好的成績、以後可以上名校:明星國中、明星高中、頂尖國立大學,然後進入有名的大企業工作,似乎只要這樣人生就圓滿了。這種對於人生的看法不是我能認同的,也不是我想要我孩子有的人生。

爸爸與女兒的對話

Emma前天洗澡的時候問爸爸說:「爸爸,如果你得了癌症會有什麼感覺?」

爸爸:如果我得了癌症我會身體很不舒服,心裡也很難過。

Emma:那為什麼奶奶得了癌症卻沒有看起來很難過的樣子?

爸爸:這是個好問題。有可能奶奶心情難過的時候沒有讓我們知道,但是我覺得還有一個更可能的原因。

Emma:那是什麼原因?

爸爸:得癌症心情不好的主要原因是癌症會讓人死亡。大部分的人都懼怕死亡因為他們不知道死了以後會去哪裡。但是奶奶知道她死了以後會去哪裡,你也知道我們死了以後會去哪裡,對不對?

Emma:是呀!我們有主耶穌住在我們心裡的人死了以後會跟主耶穌在一起,所以我們不懼怕死亡。

爸爸:因為奶奶對上帝的信心,所以她雖然得了癌症但是心裡仍然有盼望。而且她知道她死了之後會回到天上的家。每一個人都會死,但是有主耶穌住在心裡的人死了之後會回到天上的家與主耶穌永遠住在一起。

現在有的錶和想要收集的錶 (2017 Update)

四年前我寫了一篇想要收集的錶。過了這些年我對收集手錶的看法有了一些改變。當年我買的錶有一些已經送人或是出售,當然我也新添了一些手錶。因此我決定來更新一下現在有的錶和想要收集的錶。首先是我現在有的錶:

  • Invicta 8926OB (最常戴的錶之一,Seiko的機蕊,便宜耐超,壞了不心疼。我個人對於潛水錶沒有特別的愛好,但是潛水錶泛用性很高。不管是穿西裝還是牛仔褲戴上潛水錶都不會太突兀。當然,如果我要穿西裝出席很正式的場合我還是會選擇別的手錶戴。)
  • Seiko SNZG13 (這支和Invicta 8926OB是我最常戴的兩支錶,原因是好看、耐超又便宜,因此就算壞了或是碰撞到也不會太心疼。我喜歡這支錶更勝Invicta 8926OB,特別是在換了手錶鏡面之後,這是我最喜歡的手錶之一。)
  • Hamilton Khaki Aviation Pilot Day Date Auto H64615135 (這是我的第一支瑞士錶也是我目前最愛的手錶。我個人對於這種設計(有人稱為軍事錶、野戰錶、航空錶、或是鐵路錶)的手錶有偏好。這支錶我偶爾拿出來戴一下,因為怕碰撞到會心疼。)
  • Orient Sun and Moon Watch FET0T002S0 (我第一次看到這支錶就愛上它,因為它的設計很精緻又不會太複雜。當時這支錶市面上沒有貨,因此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個賣家。但是我最近有考慮要把它賣了,原因是它是一支配正式西服的dress watch,但是它的厚度有點太厚,沒有辦法輕易的塞到襯衫的袖子裡面,因此我不知道該在什麼場合配戴它。)
  • Sea-Gull Classic Automatic Power Reserve 819.381 (我對於羅馬字母的手錶有一種特別的愛好。海鷗錶的機蕊其實很不錯,它走起來比中低階的Seiko還要順。但是說實話,這支錶實物並沒有照片好看。我有考慮要賣掉它,但是它是我唯一的一支海鷗錶,因此為了收藏的價值我應該會暫時留著它。)
  • Orient Mako Blue FEM65002DW (第一代的Orient Mako,目前已經停產。這支錶是我從2014-2016兩年間的每天配戴錶,因此外表看起來已經有些傷痕、而且每天的秒差越來越多,有時候一天可以差到1-2分鐘。雖然如此,我還是很喜歡這支錶,特別是它的藍色錶面非常的好看。)
  • Rodina Automatic Watch (我很喜歡德國Nomos的手錶設計,這種稱為Bauhaus學派的設計風格對於近代的藝術有很大的影響。但是Nomos的價錢超出我所能負擔的價位,所以買了一支雜牌的手錶來止渴一下。Rodina不是一個真的手錶品牌,但是它裡面裝的是海鷗的機蕊。這支錶很輕薄,是我目前的dress watch。)
  • Seiko 5 SNK803 (一支便宜的精工五號錶,是我喜歡的軍事野戰錶設計。我不是很喜歡布面的錶帶,因此我把錶帶換了。這支是我週末最常戴的手錶。)
  • Seiko 5 SNKL09 (這是我買的第一支機械錶,當時對機械錶一竅不通,所以就隨便選了一支。我戴了一陣子之後把它送給我弟,但是他對手錶完全沒有興趣,所以我又把這支手錶拿回來。原廠附的不銹鋼錶鍊品質非常的差,所以我就把它換了皮錶帶。如果要重來一次,我不會選這支而會選Seiko SNKL41。)
  • Fossil Arkitekt FS-2903 Quartz (我跟我老婆開始交往之後她送給我的第一個生日禮物,因此意義非凡。當年我對手錶還沒有什麼興趣,後來開始研究手錶之後我就很少戴石英錶,現在我很少戴這支錶了。)
  • Casio Men’s SGW200-1V (卡西歐的電子錶,購於2012,是我運動、游泳、和烤肉(因為要計時)的時候戴的錶。這支錶的問題的是它的錶帶質料太硬,因此容易從扣環裡掉出來,因為這個原因我才會買下面那支卡西歐的電子錶。)
  • Casio Men’s SGW100-1V (最近剛買的手錶,準備要替代上面那支錶帶太硬的電子錶。)
  • Timex Expedition (在Wal-Mart買的一支很便宜的石英錶,機蕊非常的吵,不知道我為什麼到現在還留著它。)

以下是2013年的list以及2017年的更新:

My current wish list:

手錶背蓋打不開怎麼辦?

手錶的背蓋大概可以分成三種。第一種是卡上去的(見圖一)。這種背蓋通常在邊緣上會有一個凹下去的小缺口(有時候很小不是很容易找,可能需要用到放大鏡),要把它打開只要用一支小的扁平螺絲起子從凹下去的地方把它撬開就可以了。這種錶蓋一般出現在比較中低價格的手錶。

圖一

第二種背蓋是用旋上去的(見圖二)。這種錶背蓋的邊緣有幾個凹槽,打開的方法是用一種特殊的錶蓋開啟工具卡在凹槽上然後把它往逆時鐘方向旋開。這是最常見的一種背蓋形式,從最便宜到最貴的手錶都可以見到這樣的錶背蓋。

圖二

第三種背蓋是用螺絲鎖上去的(見圖三)。這種背蓋只出現在某些特定品牌的電子錶,其他的錶很少用這種背蓋的設計。要拆這種背蓋只要把那幾顆螺絲拆下來就可以了,你唯一需要的是小支的螺絲起子。

圖三

文章開頭的這支手錶是我爺爺的Seiko 7006-8080R。去年回台灣的時候在我家某個堆積了很多東西的抽屜裡找到這支手錶。我很有印象我小時候看過我爺爺戴著這支手錶。我們家除了我沒有其他人對手錶有興趣,所以我就把它帶回來美國想說要把它打開清理一下。從照片中你應該可以看得出來它有進水的痕跡。結果我用我的錶蓋開啟工具怎麼樣也打不開。我試了各種的方法、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打不開就是打不開。最後我只好上網求助,沒想到竟然有神人說可以用三秒膠把一個螺絲帽黏在背蓋上,等它黏緊了,用板手一轉就可以開了。等到轉開之後再把背蓋連同黏在上面的螺絲帽一起浸泡到Acetone裡面,一段時間之後乾掉的三秒膠就會溶解了。這真的可能嗎?請看:

尋琴記29:什麼是Stencil Piano

<尋琴記系列>

如果你有在逛英文的鋼琴網站,你應該聽說過這個詞:stencil piano。網路上的專家都一致的告誡大家不要買stencil piano,但是很少人解釋什麼是stencil piano。

要解釋什麼是stencil piano,首先要稍微提一下鋼琴的製造。鋼琴內部的零件大大小小加起來至少有一千多件。要製造一台好的鋼琴不只是要把這一千多件零件拼湊起來,從零件的品質到怎麼拼湊都會對鋼琴的觸感、音色、和耐用度有極大的影響。有些人可能覺得鋼琴不就是那樣,製造一台鋼琴有那麼複雜嗎?讓我舉個例子你就可以明白。

Steinway & Sons史坦威是世界上最有名的鋼琴公司。這間有163歷史的鋼琴製造商在鋼琴的製造歷史中有不可抹滅的功績。我們今天看到的鋼琴設計有很多是史坦威公司研發出來的,但是這些創新大都發生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奇的是史坦威的鋼琴其實在過去這一百年內並沒有太大的變革,也就是說1920年代(所謂的鋼琴黃今年代)製造的史坦威鋼琴在剛出廠時的狀況並不輸今天新出廠的史坦威鋼琴。既然史坦威那麼有名,當然很多人想要起而效之,因此歷史上想要仿造史坦威鋼琴的製造商滿街都是。就舉一個例子,今天響噹噹的Yamaha當年也是仿著史坦威的鋼琴來設計他們自己的鋼琴。但是你可以想像一家公司生產同樣的產品一百年還沒有被別的公司取代的嗎?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那為什麼史坦威可以生存到今天依然屹立不搖呢?

這中間的緣由很複雜,但是總歸一句話就是鋼琴製造的技術不是那麼容易被模仿的。如果你只是想要製造出一台外表美觀然後能夠發出88個不同聲音的仿鋼琴物體(piano-shape object),那隨便一間中國大陸的家庭工廠就可以做的出來。事實上生產這樣仿鋼琴物體的中國大陸家庭工廠也不在少數。但是如果你想要製造出一台觸感、音色、耐用度都能媲美史坦威的鋼琴,那世界上有這種能力的鋼琴製造商兩隻手就可以算的完。

說了這麼多,那到底什麼是stencil piano呢?所謂的stencil piano其實就是來路不明的鋼琴或者是掛著羊頭賣狗肉的鋼琴。來路不明的鋼琴指的是你不知道是哪家公司的工廠生產出來的鋼琴或是根本沒有技術能力的家庭工廠生產出來的鋼琴。舉例來說,中國能夠上得了台面的鋼琴製造商其實也就不過十來家:珠江、海倫、柏斯、東北、北京星海、煙台龍鳳、博斯納、韓國英昌、韓國三益、上海歐亞,加上一些其他小家的公司。買鋼琴的第一步就是確認鋼琴是哪裡生產的,如果一台鋼琴的身世不清不楚,或是出身卑微,那你最好看緊荷包,儘早離開。

至於什麼是掛著羊頭賣狗肉的鋼琴,這就比較敏感一點了。按照一些廣義的定義,只要是品牌或是商標被賣給別的公司的都算是stencil piano。舉例來說,Ritmuller曾經是德國的鋼琴名牌,但是後來倒閉之後它的商標被賣給了中國的珠江鋼琴公司。今天的Ritmuller其實跟當年德國的Ritmuller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你到珠江Ritmuller的網站上它依然宣稱它是成立於1795年的公司。又或者像是另外一間成立於1849年的德國鋼琴品牌Seiler,他們的經營權和商標在2008年被賣給了韓國的三益鋼琴。雖然三益仍然保留了Seiler在德國的工廠繼續生產高端的Seiler鋼琴,三益另外又開拓了幾條Seiler的產品線在印尼的三益工廠生產。因此有些人也會說今天印尼生產的Seiler鋼琴(其實品質很不錯)已經不再是Seiler而是stencil piano。這一類的例子很多,基本上每一家有點規模的中國和韓國鋼琴公司旗下至少都有一兩個曾經叱吒風雲如今只剩商標的鋼琴品牌。

我個人是覺得第一類的stencil piano(那些來路不明或是家庭工廠生產的鋼琴)是絕對不能買的。至於第二類商標轉移過的鋼琴,只要今天的鋼琴製造商是一家可靠的鋼琴製造商(珠江和三益都是信譽很好的鋼琴製造商),那這一類個鋼琴還是可以考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