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國王的故事

Game of Thrones最近看了HBO的影集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讓我有很多想法,其中一項是關於領袖的能力與特質。我會在下一篇文章裡分享我的想法。這裡我先轉貼一篇在我20歲的時候對我影響很大的一篇文章。王鼎鈞的四個國王的故事–世上沒有不穿衣服的國王講的是領導與統御的方法。以下:

四個國王的故事–世上沒有不穿衣服的國王  by 王鼎鈞

第一個故事–祝你生日快樂

王子年滿十八歲的那天,收到國王賜下的生日禮物:一輛靈便的馬車加上兩匹俊美的小馬。王子非常喜歡這兩匹駿駒,上前撫摸了,擁抱了,甚至親吻了,然後問:「這兩匹馬叫甚麼名字?」

國王說:「它們一個叫天使,一個叫魔鬼。」王子笑了,用天使和魔鬼駕車,多麼有趣!他上了車親手揚起鞭子。

第二年,王子十九歲。他從郊外駕車回來,心中一動,想起一個問題。「我的馬,為什麼一個叫天使,一個叫魔鬼?」

慈祥的國王柔聲回答:「孩子,你將來要做國王,你需要天使為你服務,也需要魔鬼為你服務。」

一年又過去了,現在王子喜歡思索比較艱深的問題,有一天,他問他的父親:「我既用魔鬼服務,又用天使服務,我自己是天使還是魔鬼?」

國王回答他:「你既不是天使,又不是魔鬼,你是神。」王子大惑不解:「我怎麼是神?」

國王的聲音更慈祥更溫柔了:「孩子,能說的我都說了,其餘的,願上天啟示你!」

第一個故事的註解

我們常常聽見有人非常憤慨的說:「道德不能使你成功,道德不能使你勝利。上帝站在大奸大惡的人那一邊。殘酷打敗慈善,最殘酷又打敗殘酷。詭詐打敗誠實,極詭詐又打敗詭詐。」不是的,不是這個樣子,你看,這就是「偏激」,歷來偏激的人很難成功。成大功立大業的人,例如國王,他固然不能完全拘守道德,可是他也不能完全違反道德,徹底反德縱能一時成功,最後仍要失敗。對一個國王來說,他需要的是「道德與不道德相互為用。」有很多文章很多書籍分析偉人是怎樣成功的。書中說,偉人必須大公大信大仁大勇。但是書中又說,偉人成功立業守成,使出了多少權術謀略機變。這種矛盾使人困惑。我想那些著作者再多寫一句就統一了–偉人坐著天使與魔鬼並駕的馬車。

古人說「忘戰必亡」,又說「好戰必危」,全看怎樣做恰好。道德問題也是一樣,必須有道德,也必須敢於不考慮道德。「無德必亡。唯德必危。」聖人法天,效法大自然,從人的角度看,大自然是道德的,也是不道德的。「雷霆與雨露,一樣是天心。」這位詩人指出了二者的矛盾統一。謳歌自然的人只看到大自然的一面,例如美景良辰;推崇文明的人也只看到自然的另一面,例如水旱瘟疫。只有「聖人」,他兩面都看見了!都看見了!

盜有道,道亦有盜。成事者必有一德,也或有一惡。或曰,像足球籃球這樣激烈的比賽,從來沒有一個球隊,完全無人犯規,結果贏得冠軍。此語當真?當真。果然?果然。那麼告訴你,也從來沒有一個球隊,完全違反規則,結果也贏得了冠軍。

第二個故事–好人不知亡國恨

從前有一位聖者率領門徒出國考察,來到某個地方,這地方本是一個國家的首都,可是這個國家早已滅亡了。這位聖者是研究興亡治亂的專家,他立即展開調查訪問。他向一個年紀最大閱歷最多的人請教:「貴國為甚麼會滅亡?」

老者搖頭,歎息。

聖者在一旁溫良恭儉讓的等著。弟子們在聖者背後肅立著。良久,那老者說:「亡國的原因是:國君用人只肯任用道德君子。」

群弟子愕然。

聖者非禮勿言,非禮勿動,仍然「溫良恭儉讓」。良久,那老者慢吞吞的說:「好人沒辦法對付壞人。」

第二個故事的註解

道德只宜律己,難以治人。道德的效果在感化,但是人的品流太複雜,每個人的動機太複雜,不感無化待如何?感而不化又待如何?「風俗之厚薄,繫乎一二人心之所向。」這句話很含混,倘若落實到「一家讓,一國興讓」,你我都可以大膽的說一聲「未必」。壞人要用壞招兒來對付(有時候)。以大壞對付小壞,以假壞對付真壞。所以朝中要有壞人。而且壞人也能做好事,好人不能做壞事,所以壞人用處大(從國君的角度看)。孔子栖栖遑遑,不論那個國家都待不下去,是因為他自己是天使,他不能忍受與魔鬼並列。車子要兩匹馬才拉得動,坐車的人沒法子只用一匹馬。孔子好像始終沒有發現自己的弱點,荀子旁觀者清,高聲主張「敬小人」。他的意思是,對賢人,用尊敬的心情敬他,對小人,用畏懼的心情敬他。對賢人,用親近的心情敬他,對小人,用疏遠的心情敬他。他提出警告:「不敬小人,等於玩虎。」

一隻麒麟對一群怒虎,請問後事如何?

第三個故事–搬石頭砸腳記

某國王一向重視幹部,愛惜人才。他對宰相說,歷來政治幹部都是拿著儒家的教條自修而成,閉門造車而出門合轍。現在我要更進一步,我要成立訓練機構造就俊傑,培養忠貞。

訓練班成立了,濟濟多士,國王每隔十天親自前往訓話。講的是三皇五帝,四維八德。一年期滿,學員結業,國王親自頒發畢業證書,吩咐吏部安排工作;國王還召見了以第一名成績畢業的學員,此人現年廿五歲,面如冠玉,唇若朱丹,思慮單純,心地善良。各科考卷他都考了滿分,並且,國王的每一次訓話都一字不漏記下來,口誦心惟,念茲在茲。國王一見之下,龍心大悅,印象深刻。大家稱這個學員為狀元。

狀元到了吏部,工作十分努力,但不久他與上級因官吏考績問題發生爭執,他認為上級行事違反了國王的訓示。國王說:「他在吏部人地不宜,調他到戶部去吧。」

他在戶部幹了幾年,年年因為賦稅公平問題面見戶部尚書,引用國王在訓練班講過的話,堅持要改變現狀,使尚書極感困擾。國王知道了,就把這個得意門生又調到工部。

他在工部又幹了幾年,洞察利弊得失,一口氣舉發了六件工程舞弊案,三件工程設計錯誤案。工部尚書嚇壞了,以為國王派人來找麻煩,連忙磕頭請辭。國王慰留工部尚書,把狀元郎調到兵部。

就這樣,他六部的事都幹過,也四十多歲了,可以說一事無成。終於有一天,國王又召見了他。國王還是愛惜他的,以關懷的眼神,用家長的口吻開導他:「你的年紀也已不小了,經過的歷練也夠多了,為什麼依然處處與人格格不入呢?」你猜狀元郎怎麼說:「陛下,我照著您的話在做啊。這一切都是您教給我的啊。」您猜國王又怎麼樣?他板起臉孔,從此再也不理那個狀元了。

狀元非常苦悶,苦悶得非去算個命不可,他把心裏的話都對算命先生說了,最後,他浩然長嘆:「我照著國王的話去做,可是我混不下去!」算命先生沈默良久,終於告訴他:「國王他老人家也不能照著自己說的那些話去做啊!他如果照著自己的話去做,他老人家也混不下去啊!」

第三個故事的註解

既然「那些話」行不通,國王為什麼還要講?他是在說謊騙人嗎?有人認為「是」,我有不同的意見。國王未必能居仁由義,但他必須談仁說義,這是受文化規範,看出文化有偉大的力量。咱們的文化給成功的人架了個框框,做成這個框框的材料就是道德。不管你手上多少血,或是你口袋裏多少骯髒錢,最後得鑽進這個框框,才成正果。

鑽框框的人得先有個「入圍」的資格,就是所謂的「成功」,要掙到這個資格卻不能依賴道德。他在奮鬥過程中「不拘一格」,成了功,再入格。甚至,入格後,有了重大問題,再臨時「出格」,問題解決後,再回到格子裏。唐太宗登基前發動「玄武門之變」,殺死兩個哥哥,是謂「出格」,得位後創造「貞觀之治」,是謂入格。香港頗有人以走私販毒起家,當然是「出格」,但晚年富貴後,捐巨款創辦各種公益事業,則又安然「入格」了。正因為有「入格」這一關,所以,「出格」時,只能立功,不能立言。咱們中華文化也優容這些人,獎勵他們「入格」,只要入格,以前的種種「出格」都予以隱諱或諒解。成功的人總希望自己有一篇像樣的墓誌銘,總希望子孫有個像樣的祖先,所以,甘願「蟬蛻」,而且陰德果報之說也還能影響人心,尤其能影響老人。這是中華文化降伏強人的唯一法寶。

說起道德,有人認為道德是虎,可以替他先行開路,他跟在後面應該是無往不利。事實上,正好相反,道德不能自己走路,得有「人」衝鋒陷陣,為它開拓空間,這個「人」並不是尋常人。因此,「侯門仁義存」,偷一條鐵路的人跟偷一條麵包的人畢竟有區別。

國王、各式各樣的王,坐著天使和魔鬼並駕的車,跋涉長途,最後到達「成功」旅館,進入「道德」套房:是一種理想的人生。當然,有人活到九十歲,到底不能「入格」,古代有這樣的皇帝,現代有這樣的老闆。這樣的人,我們只能說不長進,沒出息。

第四個故事–國王是人生的一個角度

天氣很好,國王決定到花園走走,他一動身,侍衛和嬪妃成群跟在後頭。這是國王專用的花園,照例不許有閒雜人等在內,可是,國王看見前面攔路跪著一個人,他似乎在那裡跪了許久,侍衛裝做沒看見他,國王問左右:「那個人跪在那裡幹什麼?」侍衛這才大聲吆喝:「萬歲爺問話啦,還不上前回奏?」

那人的跪姿本來就匍匐在地,聽到命令,就勢用兩掌兩膝爬了過來,連連磕頭:「小人受人陷害,求萬歲爺救命。」

「你是幹什麼的?」國王問。

「二十年來,小人一直給萬歲爺趕車。」

「你抬起頭來。咦?我從沒見過你?」侍衛聽到這句話,故意露出凶惡的面目,喝一聲:「你還不快滾!」那人慌忙起身離開。

國王注視那人的背影,若有所思。他命令:「回來!」國王對左右說:「他的確是我的車伕,我看到他的背影才想起來。」

第四個故事的註解

國王的車伕究竟有什麼冤屈,我們並不關心,我們要談的是他的背,國王只認得他的背。古時馬車馭者在前,乘者在後,乘者抬眼只見馭者的背。乘者既是國王,馭者根本不可能回頭看車內,這時,他的背遠比他的臉重要。在我們想像中,他一定非常注意衣服後領和頭髮的整潔,褲子也不會褪色;至於他是不是每天刷三次牙,倒不重要。

清朝的官服以頂戴和馬蹄袖為特色,這服飾設計的匠心所在是:使居高臨下的皇帝看跪伏在地的臣子活像一匹牲口,只差一條尾巴;不需要尾巴,皇帝哪有機會從後面看他們?

你見過剛剛鑄成的銅像沒有?這時銅像放置在平地上,頭部特別大,孔子或拿破崙都像個傻瓜,銅像根本不是放在地面上由我們「平視」的,是放在高高的基座上供人瞻仰的。那時,由於視線角度的關係,銅像的頭部將依比例縮小,所以頭部不能依人體正常比例塑製,必須放大,以補足人們視覺上的誤差。至於你「平視」時有什麼感覺,那就顧不得了。

團體舞蹈、團體操、樂隊的「插花演奏」,都要從高處俯瞰才好看,隊形設計畫面組合只注意俯瞰的效果,因為評審委員坐在高臺上。較為低矮的席位上有千千觀眾,他們還是買票進場的咧,可是無法遷就他們。

現在可以談談國王用人,國王必須用有才幹的人,但是世上沒有完人,「勇者必狠,智者必詐,謀者必忍」。國王只能看見勇者的勇,看不見勇者的狠;智者只讓國王看見他的智,不讓國王看見他的詐。誰能看見他的狠、他的詐、他的忍呢?那自然是他的同事,尤其是厲害相衝突的同事;還有他的朋友,尤其是失去利用價值的朋友。還有,就是百姓,尤其是無告的老百姓。

國王知不知道他們的狠、忍、詐呢?你說,高臺上的評審委員知不知道地面上的觀眾看見什麼樣的隊形?雕塑家知不知道地面上的銅像有個什麼樣的腦袋?國王當然知道,除非他是低能智弱的昏君,我們能看到的,他都能料到。但是,他也知道那個著名的故事,為了消滅鼠患而養貓,貓吃掉老鼠,也吃掉小雞,就把那小雞犧牲了吧,就算是對貓的獎勵和犒賞吧!

原文刊載於1996年12月13日 聯合報37版

[轉貼] 叫不動的孩子–是沒有被愛注滿的孩子

作者:佚名

我們家裡有三個小孩,老三出生時,我們常常叫她「小寶貝」。為了不使另外兩個人傷心,老二就叫「中寶貝」,老大叫「大寶貝」,還有一個是「老寶貝」,他們都叫我「媽咪」,並且他們給我一個封號-「超級大寶貝」!

四年前,當時九歲的老大對我說:「媽咪,妳可以再和我一起做蛋糕,像小時候一樣嗎?說不定等勻勻長到我這麼大,你就不會太忙,就可以了吧?」那時我聽了很難過,為他的懂事,為他的耐心(他本是心急的孩子)而心疼。常常,孩子們一直在等,等哪一天父母親不忙了,可以重溫小時候記憶中,和父母一起的溫馨時光。

寒假中,我們花了幾個早上買齊了做蛋糕的各種材料,終於又像他小時候一樣,你加一匙糖,我加一杓麵粉地,合力做了一個蛋糕,等烤好了,他吃不多,喜歡的只是過程。

有一個孩子,常常問父親:「爸爸,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釣魚?」
父親說:「週末吧。」到了週末,孩子早早起床,卻看到父親正要出門,還把高爾夫球具放進了車子。
孩子一直等,等到了傍晚,父親回來了,孩子說:「爸爸,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釣魚?」
父親說:「我加了一天班,太累了,明天再說。」
但是,明天又明天,這明天一直沒有來。

孩子長大了,老父親說:「什麼時候我們一起去釣魚吧?」
孩子說:「對不起,爸爸,我現在很忙,要加班、要照管一家大小,還得去學校開家長會。」

現在世界上的觀念,說時間的質比量重要,就是所謂的優質時間(Quality time),就是不在乎和孩子在一起的時間有多少,而在乎和他一起做什麼。

其實這是一個似是而非的理論。

道生博士(Dr. James Dobson)舉了一個例子(他是在美國提倡注重家庭的基督教領袖,著有『管與教』等書,銷售超過一百萬本。)

有一個人去吃牛排,等了半天,餓極了,終於侍者端上來一塊小小的牛排。
「怎麼這麼小?」
「這是最上等的一種牛排。」
「可是我吃不飽。」
我們的孩子需要品質好的食物,但固定、足夠的三餐更重要。我們不能整天不在家,然後給孩子十分鐘的優質時間,就認為他會滿足了。

優質時間—–是他興沖沖放學時,你在那裡聽他說得興高采烈。
優質時間—–是他心情沮喪地回家時,你在那裡傾聽、安慰、鼓勵。
如果錯過了,等我們有空時,問他「今天過得如何?」他只會說「還好!」。

寫了許多詩歌的作者Gloria Gaither說,她父母做得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在場」。你知道一個孩子做錯事,最壞的結果是什麼嗎?就是沒有被抓到。當我們常常在孩子生命中「缺席」時,會有什麼後果?

我們家有好幾年實行的一項「優良傳統」,就是和孩子「單獨約會」。每個孩子每三個月有一天是屬於他的特別日子,和爸爸或媽媽做他選擇的事。譬如老大和爸爸去清華吃飯,然後下盤棋;老二和我買張月台票,在火車站看火車,他會不捨地說:「再看一列自強號、一列復興號、一列莒光號就走!」老三可能是爸爸帶去吃個冰淇淋。雖然有三個孩子,我們希望他們覺得自己是父母眼中《獨一的嬌兒》。這些是親子間的優質時間,但每天看似平淡的時光,「量」的累積更重要。偶而的一餐牛排不能取代每日三餐。

每過一日,孩子就像一塊磚一塊磚地被建造起來,我們讓誰來做這樣的工作?當建造不好,要拆是很痛苦的事。有一個人發現孩子學了保母說話不誠實的毛病,要改掉這習慣是很不容易的。有人說,養成一個好習慣,須要六個月;也有人說,一個行為造成一個習慣,一個習慣造成一個個性,一個個性造成一個人生。每一日都何等重要。我們所花的時間,構成我們的生活,也為孩子的人生奠基。

有一位教育家說,要一天四次擁抱你的孩子。我儘量提醒自己,孩子說話時專心聽,也注視他們的眼睛。常常,就在這專注的時刻,心中湧起對他們的愛,就會自然地抱抱他們。擁抱、親吻、稱讚、鼓勵,這些永遠不嫌太多。

一個孩子心中的愛槽注滿了的時候,他只會把愛流露出去,而不是成為一個「give me, give me」(給我,給我)不滿的孩子。四年級的老二上學期得了五育獎及模範生,但最讓我們欣慰的是,老師給的評語:「謝謝韡函對 xx同學的包容和幫助。」

前美國總統布希夫人,在衛斯理女子學院畢業典禮上致詞:「等妳們到了我這個年紀,你不會因為失去一筆生意,或少了一個客戶而後悔,但妳若沒有花時間在丈夫、孩子身上,妳會悔恨不已。」有一個母親在孩子的房間,一直說:「我還有好多話要告訴你,對不起,我一直都那麼忙。」 她一直說,一直抱歉,最後,孩子放下收好的皮箱說:「媽,何必再說什麼呢,我明天就要去念大學了。」

一個孩子在我們身邊差不多有十八年,日子很快會過去,我們也有一天要交出成績單。放棄作父母的責任,就會失去作父母的權柄。

一個叫不動的孩子,常常也是個心中沒有被愛注滿的孩子。願我們趁還有時間花在孩子身上時,作盡職的選擇。

失落的一角遇見大O

【狂飆的青春】我把頭髮連同眉毛都剃掉了!

Family這篇文章裡面的人跟我蠻熟的,所以就借來貼一下囉!

【狂飆的青春】我把頭髮連同眉毛都剃掉了! ●洪幸維採訪

青少年有青少年的煩惱,父母有父母的煩惱,他們都會因為同一件事而煩惱,只是他們的想法卻不同……

我,小沛,男生,24歲(爸爸媽媽更正:26歲才對啦!),在當兵,海軍陸戰隊的。什麼?!要把我的故事寫給青少年看?不好吧……青少年不會對我感興趣的啦!以前的事情我都忘記了。真的忘記了,不是故意要忘記……不過爸媽要我一起接受訪問,我就來啦!

這是第一次與小沛見面時,我們的對話。爸爸說不要干擾小沛,即時離開現場,媽媽則是在買小沛的午餐,所以還沒出現。留著小平頭,黝黑的皮膚,略帶稚氣的迷人笑容襯出雪白的牙齒,一身刷白又打亮的服飾,還有一個自己設計、用軍服裁製而成的斜背包,小沛渾身上下充滿活潑躍動的氣息。

小沛的「精采」過去之一:爸爸媽媽,我要休學!

「你記不記得青春期的時候,跟爸媽之間發生過什麼特別的事情嗎?」我問。「沒有啊!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啊!」標準的回答,我心想。OS:男生好像都這樣?!
「印象深刻的事情呢?」不死心地追問。
「喔!那大概就是念五專的時候去飯店打工,負責端盤子、整理環境和佈置會場等等,後來因為表現很好被提昇成領導幹部。我本來就不喜歡唸書,那個時候又發現沒有學歷一樣可以在工作上有很好的表現,讓我更不想唸書,很想休學,可是爸媽不准。」

小沛不喜歡唸書,讀一本書對他來說是一件非常非常辛苦的事情。如果是「聽一本書」,吸收效果會好很多,但是要他讀一本書……嗯……謝謝再聯絡!

小沛的爸媽在他專三的時候,心想小沛也大了,一定能夠管理自己,所以夫婦倆就到印尼宣教三個月,沒想到結局是一個面臨退學的兒子……。

「我沒有想到我到印尼宣揚福音,希望讓人們的生活能夠有改善、變得有盼望,但是自己在台灣的兒子卻面臨快要被二一的命運,只喜歡打工還做靈芝直銷買賣。怎麼會這樣?他為什麼不喜歡讀書?難道跟他小時候在牆上塗鴉被我處罰有關嗎?」無限喟嘆的小沛的爸爸說。

小沛的爸爸曾是知名國立大學的教授、現在退休轉任私立學校的教務長,媽媽是廣播機構的副執行主任、當年哥哥已從大學畢業正在金門服役,目前則在美國攻讀博士學位,而小沛……卻可能沒辦法從五專畢業……。

小沛的「精采」過去之二:夜不歸營

在一般人的眼中,青春期的小沛可能真是個壞孩子、怪男生。應該唸書的時候,他在經營直銷、玩樂團而且四處表演、在飯店工作、參加學生會活動、穿著怪異的衣服參加教會的活動(大家想想教會裡生性保守的叔叔伯伯嬸嬸阿姨會怎麼樣……大概會出現@﹏@|||這種臉吧?)。

在飯店工作那段時間(嗯,大家要記得,這時候的小沛只是個十七歲的專二的學生),他常常在夜班結束後跟同事一起吃吃宵夜、聊一聊後才回家。「隔天上課遲到也沒關係,我本來就不怎麼想去。所以晚點回家也沒關係。」小沛心裡這樣想,然後開開心心地去參加同事聚會。結果回家時間總是超過午夜十二點,而媽媽總是坐在客廳等著他安抵家門。

小沛的「精采」過去之三:奇裝異服

「唉呀!小沛的爸呀!你家小沛呢?怎麼沒看見他啊?」教會主日崇拜完後某個叔伯問。「哈哈哈~~我家小沛啊~~你看那個穿著全身螢光綠西裝的就是他啦!」小沛的爸爸爽朗地回答,但其實頭上已經出現三條線,嘴角也不停在抽動。

「……」叔伯已經傻住了。

除了螢光綠,小沛還有黃色、大紅色以及其他各色套裝。當然囉,長指甲、長頭髮、穿耳洞,以及各式各樣的風格迥異的打扮,更是一定要的啦!

這就是小沛:無論如何都要跟別人不一樣。他要認認真真活出自己。

他投入工作,榮登「星巴克最佳服務員」;勤練直排輪,12月31日晚上「從淡水滑行到總統府」參加升旗典禮,然後隨同馬市長跑步到市政府。擔任教會青少年輔導與飛颺營隊的訓練員,分享如何在父母與自己的期待間拿捏分寸。小沛盡情綻放自我的色彩,度過一個非常豐富的青春期。

是什麼樣的爸媽能夠讓這個獨特的孩子既能擁有奔騰的創意,又能維持良好的品格、融合於大環境的各種法則呢?

媽媽的慈愛:我愛我的光頭兒子

有一次,學校的教官糾正小沛的長髮,要求他把頭髮修短,令小沛非常生氣,因為頭髮比小沛還要長的同學沒有被糾正,教官卻獨獨拿小沛開刀。一氣之下,小沛就去把頭髮剃掉,連眉毛也一並處理掉。嚇!一旦少了頭髮又少了眉毛,帥哥也會遜掉吧?!

因為事先小沛已預告媽媽他的決定,媽媽一直禱告希望教官不要找小沛的麻煩,不過回到家看見綁著頭巾的小沛,心裡還是很激動。

「你真的全剃光了,讓我看看!你自己覺得好看嗎?」小沛的媽媽按捺著激動的心情問。
「不好看。不過教官真的很過份,硬要找我麻煩,我太生氣了,就全剃掉了。」小沛低聲回答,頭垂得低低的。
「來,我幫你把頭巾綁的好看一點。」媽媽又心疼、又無奈的提議。
「好。」一樣是低聲的回答。剪髮剃眉時的狂放都消失如煙,只有媽媽用無條件的愛關心他。

爸爸的保護:我知道我的兒子不說謊

還有一次,小沛上課調皮,被老師罰站,小沛乖乖地站了一節課,下一節課自動回座位,沒想到卻引來老師勃然大怒。原來老師認為當天只要是他的課小沛都要罰站,但小沛以為只要剛剛那堂課站過之後,他就可以回座位。老師大發雷霆,小沛的爸爸只得趕緊到學校了解情形。

「你自己是大學教授,怎麼你把孩子教得這麼差?不僅目中無人,還違逆老師!」老師怒斥小沛的爸爸。
「老師,不好意思,是我不對,我沒有把孩子教好。」小沛的爸爸不停地彎腰鞠躬。

小沛的爸爸趁著空檔打聽實情。他知道小沛不是故意不罰站,只是和老師的認知不同。

「你的孩子真的很頑劣,上課不守秩序。」老師繼續斥責。
「是!是!我們家孩子不懂事。小沛,來!我們跟老師道歉。」小沛的爸爸知道兒子不守規矩的事,會讓老師難以管理整個班級,所以繼續鞠躬陪罪,也帶著小沛一起道歉。

小沛的爸爸沒有在老師面前臭罵小沛、罵自己的孩子給別人看,而是細心地先了解實情,並為小沛保留了顏面。被老師罵得滿頭包的小沛,被爸爸帶離了硝煙瀰漫之處。爸爸高大的身軀,像一棵大樹,擋住了老師的炮火,也護衛了孩子敏感脆弱的自尊心。

在愛中緊緊相繫

古靈精怪的小沛、學者背景的爸爸,和機構主管的媽媽,三人如何調適彼此的差異呢?在求學的事情上,當小沛表達不願意繼續讀書時,小沛的爸爸媽媽很堅持他要完成課業,並且絲毫不妥協。這是他們的立場。但是答應讓小沛離開令他不開心的學校,結果小沛在只有一個錄取名額的情形下,考進另一所五專,後來也插班考進大學並且順利畢業。在學期間,同學要小沛一起在考試中作弊,小沛寧可重修,也不願作弊。

在晚歸的事情上,小沛說自己上學遲到沒關係,但擔心媽媽等門會導致隔天上班沒精神,不忍媽媽如此辛勞,所以跟媽媽溝通並達成默契:他會在晚歸的日子裡會事先打電話回家告知,媽媽就可以早早上床休息。其實媽媽怎麼可能放心呢?既擔心他睡眠不足,也擔心他在外的安全。媽媽知道如果用威嚇或逼迫的方式限制小沛,只會帶來反效果,也知道父母不可能時時刻刻都陪在孩子身邊,所以她所能做的就只有禱告、承認自己能力有限、倚靠主、求上帝引導小沛成為合神心意的人。貼心的小沛也明白了這點,過不久他就辭去飯店工作,不再晚歸了。

在奇裝異服、裝扮特殊的事情上,小沛總是極力爭取機會表現自己,爸爸媽媽即使不置可否,也不會硬性限制。媽媽說:「我真的不喜歡他留長指甲,但我也不能強迫他放棄展現自我的機會,所以我只好禱告,求上帝來引導。」後來小沛的長指甲無緣無故地斷掉,小沛對禱告的力量大感驚奇,也對母親溫柔的堅持印象深刻。某日,小沛走到母親身旁,牽起媽媽的手,用力地握了一下。他的長指甲已經修齊了。小沛再沒有留過長指甲。

小沛的父母選擇相信孩子,並積極欣賞孩子的優點,孩子也信任父母,願意將自己的生活與父母分享,他們建立了一個以信任與相愛為基礎的家庭。在這個基礎上,他們調整彼此對事情的期待,各自讓步、多多包容、努力體貼、靠神引領;雖然有時候也會產生大衝突、大風暴,但是因為他們信靠上帝,所以這些衝突與風暴就像烏雲一樣,雖然佈滿天際,但雲後的太陽依然守護著他們、為他們趨走黑暗、灑下燦爛陽光。

●爸爸陳民本:爽朗健談、口若懸河、充滿誠意。一就座就侃侃而談,真是讓記者鬆了一大口氣啊!前台大海洋研究所教授,現任基督書院教授兼教務主任。
●媽媽巫翠惠:和善、親切、笑咪咪。還請採訪記者吃甜甜圈、送書、送CD呢!現任遠東福音會副執行主任。
●兒子陳沛士:目前服役中──海軍陸戰隊。看起來酷酷的、冷冷的,但是笑容看起來很天真!雖然說自己不喜歡讀書,但是看得出來腦子裡常常在思考很多事情。(怪點子大概就是這樣來的吧?!)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喲!

(本文摘自《狂飆愛的天使》校園書房出版社)
《狂飆愛的天使》是2005年青少年聖誕禮物書,網羅全台最具代表性的天使,且看他們鼓動翅膀,飆愛、飆青春!!定價100元,購滿50本,每本50元!請洽校園書房02-29182460或上網訂購 www.campus.org.tw

無法抗拒的吸引力

Internet and Writing

根據Cyrus Farivar的說法,”Being a good writer is 3% talent, 97% not being distracted by the Internet.”

我想任何一個活在Internet時代的大學生、研究生應該都深有同感吧!

漫畫作者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