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國家的實力

過去這30年來由於中國經濟的崛起,越來越多的人在討論中國的國力這個問題。很多人喜歡把中國跟美國拿來比,畢竟美國是大家公認的目前世界第一強國。現在既然中國也是強國了,那中國的國力什麼時候可以超越美國呢?

一般人衡量國力主要是看三個方面:經濟、軍事、和人力資源。中國的經濟發展速度大家有目共睹,依照大部分經濟學家的看法,中國的總體經濟量超越美國是遲早的事情。至於中國的人均收入要什麼時候才會超越美國就比較難說了。軍事上來說中國目前還沒有辦法跟美國媲美,但是軍事力量跟經濟實力基本上是成正比的關係。只要中國的經濟不斷的快速發展,中國的軍事力量要追上美國也是遲早的事情。

最後一個比較國力的指標是人力資源。一般比較人力資源的指標有大學畢業生占人口總數的比例以及世界頂尖大學數量等等。中國由於人口眾多,因此大學畢業生的總數也多。至於中國一般大學畢業生的素質跟美國一般大學畢業生的素質比起來那個比較強,這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我就不在這裡討論了。

我想要討論的其實是一個不常被人注意到的國力指標,我稱之為「隱藏的人力資源」。在我解釋什麼是隱藏的人力資源之前先讓我來說一段歷史:

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軍偷襲美國的太平洋艦隊總部珍珠港造成美國海軍艦艇大量的損失,但是也因此讓美國正式對日本宣戰。

1942年5月4-8日,日本與美國在珊瑚海的海上發生海戰,這是歷史上的第一次航空母艦對戰。這次的海戰雙方均損失了重要的艦艇。日本的輕型航空母艦祥鳳號被擊沈,而日軍另外一艘航空母艦翔鶴號則受重創。美國方面則是航母列克星敦號(USS Lexington CV-2)遭擊沈,同時約克鎮號(USS Yorktown CV-5)航空母艦遭重創。當約克鎮號在5月27日返抵珍珠港的時候幾乎已經是半沈的狀態。依照當時日本海軍的估計,約克鎮號修復至少需要半年的時間,而美國海軍的工程師則是估計至少要90天的時間才能修復。

此時,美國的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尼米茲上將遇到了一個非常棘手的難題。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部透過破譯日本通訊密碼,得悉日本即將在6月初派海軍大將山本五十六帶領八艘航空母艦以及其他350艘海軍艦艇進攻中途島,而當時美軍在中太平洋只有兩艘航空母艦。由於中途島是戰略位置極為重要的據點,因此尼米茲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日本拿下中途島。於是,尼米茲上將下令不顧海軍的一切規定,要求任何可以參與維修的美國人立即參與修復約克鎮號。你可以想像修復一台航空母艦是多麼複雜的一件事情,如果修復的品質不好,說不定一出海船就沈了,更別說還要打什麼仗。但是,不可思議的是尼米茲上將召集了1000名維修工,在約克鎮號進港68個小時之後便大致的修復、然後立即出海參與中途島戰役。雖然約克鎮號最後還是在中途島被日軍擊沈了,但是它拉了四艘日本航空母艦跟它一起陪葬。史學家一致認為中途島戰役是太平洋戰爭的轉捩點。如果不是那台68小時被修好的約克鎮號,太平洋戰爭說不定還要多打幾年。

為什麼會突然講到美國的國力呢?因為前天晚上我們這裡有龍捲風。在美國有一群業餘無線電玩家,他們在經過簡易的氣象觀測訓練之後便成為所謂的暴風觀測員(Storm Spotter)。每當有龍捲風或是類似的惡劣氣候時,各個地區的緊急應變中心便會指揮這些業餘的氣候觀測員到不同的地方進行觀測,他們稱之為Skywarn。由於我也是擁有執照的業餘無線電玩家同時我也受過氣象觀測的訓練,因此每當有惡劣氣候來臨的時候我便會打開我的無線電來瞭解情況。我不得不敬佩美國的民間在緊急應變上的組織和效率。雖然大家都是業餘的無線電玩家,但是他們的運作簡直就是像軍隊一樣的有效率。這就是我所謂的隱藏的人力資源。美國之所以強大不只是因為他們的人均收入高、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還有世界上最好的大學。美國強大真正的原因是他們的民間有各式各樣奇才的人,而且他們知道該在什麼情況下組織起來。中國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做到這點呢?

「抄襲」還是「致敬」

「抄襲」還是「致敬」是一個在各個領域都會遇到的問題。抄襲的英文是plagiarism,致敬的英文是homage。放到實際的操作上來說其實兩者是一樣的概念:就是把別人做過的東西拿過來重做一次。抄襲不代表完全一模一樣;致敬也不僅是只有一點點像而已。每一個不同的領域對於抄襲和致敬的界線和接受度都不同。如果你去Google搜索「致敬」和「抄襲」這兩個關鍵詞,你會發現最多人討論的是電影裡的的致敬和抄襲。這不是我今天要討論的重點,我今天要討論在三個不同領域裡面對於致敬和抄襲的分界和判斷。

學術界的引用和抄襲

首先我們來談談學術界。抄襲是學術界的大禁忌。相信大家應該都聽說過某某大學校長因為被人發現以前發表的論文有抄襲的嫌疑而被除職的新聞。這種新聞一陣子就會出現一次,我想大家一定都覺得很奇怪。既然學術界大家都知道抄襲不可為,為什麼還有這麼多的學者會屢次的挑戰這個禁忌呢?這就要講到學術界的一個常見也常被誤解的觀念「引用文獻」。

根據學術界的共識,當你用了一個不是你自己發明的概念的時候,你一定要清楚的標明出來這個概念的出處,這就是所謂的「引用文獻」,英文叫做crediting sources。我相信任何讀過大學寫過研究報告的人都知道學術研究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一步一步的向前邁進。沒有任何一個做學術研究的人可以完全靠著自己而不靠著前人的研究做出任何的成果。既然所有的研究都是建立在前人打下的基礎上,我們很自然的要把別人的功勞歸給別人,我想這一點不會有人有所質疑。問題出在引用多少的文獻是可以接受的?

舉例來說,有的學生在寫研究報告的時候會去網路上搜索是不是有人寫過類似題目的報告,通常都會找到至少好幾篇類似的報告。然後,這些略有小聰明的學生就會把這些網路上找來的報告剪貼剪貼然後重新拼湊成他們的報告。為了表示他們有遵守引用文獻的規定,這些學生還會正確的引用這些網路上蒐集來報告。如果你對引用文獻的認知是只要正確的提供文獻的來源和出處就可以了,那他們的確是做到了,但是這樣就夠了嗎?難道提供正確的引用文獻就不算抄襲了嗎?

答案是「錯」!

引用文獻是應該的,但是如果你過度的引用同一份文獻,那就成為抄襲。至於多少算是過度的引用在學術界並沒有一定的共識。重點是你在引用文獻的時候要小心,不要以為你只要提供了正確的文獻來源就沒有抄襲的問題。

鋼琴的設計和抄襲

第二個我要討論的領域是鋼琴。鋼琴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樂器,而當今世界上至少有上百家製造鋼琴的公司。對於一個不懂鋼琴設計的人來說,每一台鋼琴看起來都是一樣:不管什麼牌子的鋼琴都有88個琴鍵,而且每一台鋼琴的琴鍵都是一模一樣。打開鋼琴的上蓋就會看到一個鐵的骨架,上面有很多不同長短的琴弦,另外還有擊槌…等等。基本上每一台鋼琴都有類似的零件,差只差在骨架的設計、每一條琴弦的長短和擊槌接觸的地方、以及其他很多細微一般人注意不到的地方。縱然如此,其實鋼琴的設計一直一來都是天下一大抄,大家抄來抄去,真正的差異其實很小。舉例來說,當初Yamaha開始製造三角鋼琴的時候就是把Steinway & Sons的設計抄來做小幅度的修改。這裡要再次提到Steinway這個家族對鋼琴界的貢獻。真的,今天世界上所有的鋼琴多多少少都有史坦威鋼琴的設計理念和影子在其中。甚至有的鋼琴公司大辣辣的在他們的官網上宣稱他們的鋼琴是完全仿製史坦威的(Brodmann PE-187就是複製的Steinway & Sons Model A,只是Brodmann比Steinway便宜很多)。這種事如果發生在學術界,這家複製鋼琴的公司早就被鞭笞至死了,但是在鋼琴製造業大家似乎早已見怪不怪。

手錶的致敬和假錶

最後來談談手錶。如果你對手錶稍有研究就會發現市面上的手錶很多都長的很像,甚至一模一樣。舉例來說,這篇文章開頭的那張照片中間的手錶是Rolex Submariner,旁邊兩支則是別的公司生產的。Rolex Submariner是勞力士在1953年推出的手錶。1962年美國好萊塢推出了一部名為Dr. No的電影,電影的男主角由一位出道好一陣子但是不太紅的年輕英國演員飾演一位英俊瀟灑又風流惆悵的英國情報員,而他的配錶正是這支Rolex Submariner。當然,我想大家都知道這位演員的名字叫做史恩康納萊 Sean Connery而他飾演的角色正是史上最出名的電影情報員007 詹姆士·龐德 James Bond。Rolex Submariner想當然一夜之間成為全世界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手錶,剩下的歷史我想就不用說了。

Rolex Submariner作為007的配錶和上層社會的一個表徵,它的售價可不是一般人買的起的。一支新的Rolex Submariner至少要美金$7,000(約合台幣20萬),美國和歐洲的有錢人不像台灣中國這麼多,因此就有很多公司生產了長的像Rolex Submariner的手錶來向勞力士「致敬」。其實所謂的致敬就是抄襲,長的一模一樣,一看就知道是從哪裡抄過來的。但是在手錶界,只要你不要連品牌名稱都抄襲,其他的你要怎麼抄基本上是沒有人管你的。如果你把品牌名稱也一起抄了,那就成了假錶,是會被警察抓的。只要你不要在你生產的手錶上放上Rolex的名字和商標,你要怎麼樣都可以。於是,市場上便充斥著各種向Rolex Submariner或是其他有名的手錶致敬的產品。

總之,抄襲和致敬的界線在各個領域是不同的,而各個領域對於抄襲的接受度也是不同的。

Skyfall

This is the end
Hold your breath and count to ten
Feel the earth move and then
Hear my heart burst again

For this is the end
I’ve drowned and dreamt this moment
So overdue I owe them
Swept away, I’m stolen

Let the sky fall
When it crumbles
We will stand tall
Face it all together

Let the sky fall
When it crumbles
We will stand tall
Face it all together
At skyfall
That skyfall

Skyfall is where we start
A thousand miles and poles apart
Where worlds collide and days are dark
You may have my number, you can take my name
But you’ll never have my heart

Let the sky fall (let the sky fall)
When it crumbles (when it crumbles)
We will stand tall (we will stand tall)
Face it all together

Let the sky fall (let the sky fall)
When it crumbles (when it crumbles)
We will stand tall (we will stand tall)
Face it all together
At skyfall

(Let the sky fall
When it crumbles
We will stand tall)

Where you go I go
What you see I see
I know I’d never be me
Without the security
Of your loving arms
Keeping me from harm
Put your hand in my hand
And we’ll stand

Let the sky fall (let the sky fall)
When it crumbles (when it crumbles)
We will stand tall (we will stand tall)
Face it all together

Let the sky fall (let the sky fall)
When it crumbles (when it crumbles)
We will stand tall (we will stand tall)
Face it all together
At skyfall

Let the sky fall
We will stand tall
At skyfall
Oh-s…

Written by Paul Epworth, Adele Adkins

Yes, that’s how I feel right now.

雨天

Raining Day來美國這麼多年,我已經很習慣美國人做事的方法。但是有一些事情我到今天還是不能理解。其中一點是美國人對於淋雨的態度。

今天外面下著不小的雨,是那種大概在雨裡待個一分鐘就會全身濕透的那種。早上當我從停車場走到辦公室的路上我卻發現在校園裡面走的人大概只有三分之一打著雨傘。有另外三分之一穿著有帽子的外套(但是不是雨衣),還有三分之一的人就這樣淋著雨在路上走。奇怪的是這個雨已經下了兩天,所以這些人出門的時候早就知道外面下著雨,但是他們寧可淋雨也不打個雨傘或是穿個雨衣。這到底是怎麼樣的做事邏輯,我真的很不懂。

一件新聞兩種觀點

美國的聯邦最高法院剛剛宣布了對於Arizona州自行制定的移民州法的判決。判決的結果是大部分Arizona州的移民規範都被判無效。唯一有效的是州警可以要求任何被他懷疑可能是非法移民的人出示移民證件。最高法院法官認為移民法是聯邦政府的權責,州政府不得制定與聯邦移民法相衝突的法規。最高法院判決的全文在此:Arizona v. United States

非法移民是一件在美國吵的很熱的新聞,因此最高法院的判決一出來美國各大新聞媒體立刻以頭條報導。有趣的是同樣的一件新聞,卻有兩種不同的觀點。有人說Arizona的移民法規被打敗了,有人卻說被確認了。實情到底是怎樣,恐怕只有那些願意花時間去讀最高法院判決原文的人才知道。